«Sorrow, Sorrow»
by pluvet on Dec 31, 2019

Sorrow, Sorrow

公元二零一九年的最后一天,和昨天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二零一九年的短暂,和过去的十九年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随意地听着 Bilibili 的晚会,手头整理着谱子。忽然觉得耳边旋律无比熟悉,据那特征明显的模进音阶,下意识地找到了 Yngwie Malmsteen 的“Gimme, Gimme, Gimme”——播放键按下,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两年前的高中,仿佛重新置身以往周日的黄昏,坐公交车赶往学校上晚自习,带着没写一个字的作业,看着迟到的时间逼近,无所适从又自我厌弃。当时的自己好像每天都生活在灰暗和压抑当中,每天过度、过度、过度、过度、过度地思考,天黑之后晚自习的课间坐在教学楼过道上反复、反复、反复、反复、反复地听 Pink Floyd 的《The Wall》。当时的自己究竟在思考着什么呢,感受着什么呢?

時はいつか人を変えてゆく

​ 时间终会将人渐渐改变

想い告げる事も許されず

​ 就连倾吐心意也变成奢望

いつも彷徨い続ける?

​ 陷入彷徨失措 无法自拔?

このまま憂い残す季節そのままで

​ 残留着伤痛的季节 交迭更替

なにを伝え続け見つめるの?

​ 我能看见吗 它试图传达予我的……

私取り残されてく

​ 最后依然 徒我一人留存

这是此刻耳边的乐曲 Alice Maestera 的歌词,它似正照应着我内心的思绪。

我明白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在年复一年地重复。是那种莫名其妙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悲伤和孤独,只要给它一个小小的引子它就能无限地增殖然后充斥整个心。

过去,今天,未来,都要经历这样的孤独吗?这样的感受从来没有变过啊!从记事起到如今,起码十五六年了吧,我却分明地能够回忆起,每一个阶段,都在不停地感受着这样的悲伤。究竟是为什么,究竟要怎样做?这样的悲伤只能短暂地透明,却永远无法消解,难道,它是铭刻在基因里的吗?

谁,可予我指引?

拯救我吧!

仅有一条评论

  1. 忽然想起这段歌词:

    神の意思で人が生まれたとしても
    即使人类是因为神的意志而诞生

    人の意志を神は操れないから
    但神并不能操纵人的意志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