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对话 - (Debug中)Pluveto's Blog

友人 N 某:
你也有博客

友人 N 某:
如果你不想公开

友人 N 某:
那就拿出一张白纸

友人 N 某:
写,画

    pluvet:
    我不怕公开

    pluvet:
    没什么值得忧虑的

    pluvet:
    只是可能比较消极

友人 N 某:
稍等我一下

友人 N 某:
有电话

友人 N 某:
我五分钟后回复你

    pluvet:
    嗯

友人 N 某:
我最近其实已经尝试把自己的两种人格人为地分出来了

友人 N 某:
简称0和1

    pluvet:
    具体是怎样?

友人 N 某:
0的时候无比感性;喜欢深度思考,在文字、心理上徘徊

友人 N 某:
1的时候尝试找回理科的感觉;不多做学习外的深度思考;待人随心

友人 N 某:
就像是,理科思维和文科思维

友人 N 某:
我在初三之前

友人 N 某:
一直都是以1的形式生活

友人 N 某:
基本就是在理科思维上

友人 N 某:
知道初升高发生的许多事后

友人 N 某:
之后的连续三年我基本放弃了自己的理科思考能力

友人 N 某:
把心思摆在了读人心上面

友人 N 某:
或是思考人生的事情

    pluvet:
    嗯

友人 N 某:
我不好否定高中三年的思维是错的

友人 N 某:
虽然很多证据显示我这是在白费三年青春

友人 N 某:
但既然都过去了

友人 N 某:
那就无谓多说

    pluvet:
    没有什么白费的

    pluvet:
    你的划分和<荒原狼>的划分很像

友人 N 某:
最重要的是,接下来该以怎样的性格去过生活

友人 N 某:
总是深度思考是不行的

友人 N 某:
这样太影响日常生活

    pluvet:
    弗洛伊德分为自我, 本我和超我, 康德分为感性, 知性和理性

友人 N 某:
嗯

    pluvet:
    我是这样划分的

友人 N 某:
我上学期上的心理学

友人 N 某:
也有上到过这个

    pluvet:
    "我"只有一个, 但这一个也是无数个

友人 N 某:
是

    pluvet:
    其余的都是"假我"

友人 N 某:
理应联系得很紧密的

友人 N 某:
但是我自我感觉这两个状态分得很快

友人 N 某:
所以目前阶段

友人 N 某:
我只能自我调整

    pluvet:
    我认为我们所以为的理性我和感性我, 都是"我"的倾向

    pluvet:
    人的性格是无穷的复合

友人 N 某:
是

友人 N 某:
如同四维空间里的某一个坐标

友人 N 某:
只是感觉我个人的浮动有点严重

    pluvet:
    真的是浮动吗

    pluvet:
    我常常觉得他们会同时出现

    pluvet:
    我会有双重思维, 甚至三重思维

友人 N 某:
怎么个同时法

    pluvet:
    但是这些思维又是统一的

友人 N 某:
我不行

友人 N 某:
我思维放到一边的时候

友人 N 某:
另一边就完全停止了

    pluvet:
    这些不重要

    pluvet:
    我认为物质决定意识

    pluvet:
    自由意志不存在

友人 N 某:
不一定是物质吧

    pluvet:
    我的物质的定义稍有不同

友人 N 某:
你真的想不到有什么不是确切的物质能左右你想法的时候吗

友人 N 某:
广义的?

    pluvet:
    物质是对于那个世界的主体而言的

    pluvet:
    例如我在纸上画一个矩阵

    pluvet:
    这些数字某种意义上也是物质

友人 N 某:
OK

友人 N 某:
get得到

    pluvet:
    但是对我们而言这些数字的物质性只是其油墨之类的

    pluvet:
    计算机可以模拟出相互作用

    pluvet:
    也就是力

    pluvet:
    所以计算机也可以模拟出物质, 意识

友人 N 某:
把意识可视化?

    pluvet:
    而模拟的物质对于模拟出的意识, 相当于我们世界的物质对于我们的意识

友人 N 某:
嗯

    pluvet:
    意识其实就是系统内部相互作用形成的一个直观

友人 N 某:
嗯

友人 N 某:
就像一个方程吗

友人 N 某:
是不是意味着

    pluvet:
    嗯?

友人 N 某:
把模拟的物质无限接近世界物质

友人 N 某:
就能近似地把意识可视化

    pluvet:
    意识可视化是什么意思

友人 N 某:
“模拟出的意识”

友人 N 某:
*就

    pluvet:
    模拟出的意识就是意识

    pluvet:
    假设计算机的确可以模拟相互作用, 及意识

    pluvet:
    计算机的模拟的根本原因

    pluvet:
    就是计算和存储

    pluvet:
    计算和存储靠的是外界, 也即我们世界的相互作用

    pluvet:
    存储, 比如内存的存储, 是电容的放电和存电

    pluvet:
    这只是一种介质

    pluvet:
    那么我们用笔计算, 用纸记录

    pluvet:
    只要能一刻一刻地写下去

    pluvet:
    我们的纸上就能构建模拟的世界和意识

    pluvet:
    纸上模拟出的意识在纸上构建的世界, 和计算机模拟的意识及计算机里构建的世界, 是等价的

友人 N 某:
构建过程

友人 N 某:
媒介不同,如何保证过程一样呢?

    pluvet:
    计算机无法进行连续的计算

    pluvet:
    只能进行离散的计算

    pluvet:
    也就是说, 假设一个多维矩阵

    pluvet:
    每次离散的计算

    pluvet:
    产生一个对应的矩阵

    pluvet:
    这个矩阵是存放在内存还是纸上, 不重要

    pluvet:
    重要的是内容

    pluvet:
    计算是用 CPU, 还是笔

    pluvet:
    同样不重要

友人 N 某:
OK

    pluvet:
    所以用笔计算的一系列矩阵

    pluvet:
    只要能对应计算机计算的一系列矩阵

    pluvet:
    那么其实这就是两个相同的世界

友人 N 某:
可以

    pluvet:
    但是, 计算机和笔毕竟还是我们世界的东西

    pluvet:
    他们要遵循我们世界的规律

    pluvet:
    但是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

    pluvet:
    就是先天综合判断

    pluvet:
    这点我认同康德

    pluvet:
    之前说的是模拟的世界

    pluvet:
    假设一切皆有因

    pluvet:
    我们这个世界, 必然产生于类似的模拟

友人 N 某:
是的

友人 N 某:
所以

友人 N 某:
这番话中,你的意思是?

友人 N 某:
或者说,你的目标、想法是什么

    pluvet:
    这些是构建一些根基

    pluvet:
    我的话, 我想实现强人工智能

友人 N 某:
那这里有个问题

    pluvet:
    上面虽然说这个世界是模拟的

    pluvet:
    但是不否认这个世界的物质性

友人 N 某:
等等,我想想

友人 N 某:
是

友人 N 某:
重要的是内容

    pluvet:
    我所认为的先天综合判断是超过这个世界的规律的

    pluvet:
    康德认为的先天综合判断还包含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律

    pluvet:
    我认为的是只包含逻辑

    pluvet:
    矛盾律, 同一律等等

友人 N 某:
你看的是哪本书

友人 N 某:
康德的理论

    pluvet:
    我看的是邓晓芒的译本

    pluvet:
    现在构建了我们的世界

    pluvet:
    我们的世界的一切规律都可以归结为相互作用

    pluvet:
    相互作用的表现就是自然选择

友人 N 某:
 利趋

    pluvet:
    趋于稳定

友人 N 某:
嗯

    pluvet:
    中子, 质子到原子

    pluvet:
    一切的形成都是为了趋于稳定

    pluvet:
    但是是局部稳定

    pluvet:
    这种规律就是广义的自然选择

    pluvet:
    由于是局部趋于稳定, 所以即使是局部逆熵, 并不影响整体熵增

    pluvet:
    H 原子形成了

    pluvet:
    进而有 He, Li

    pluvet:
    星云

    pluvet:
    等等

    pluvet:
    到我们这里, 已经出现了生命

    pluvet:
    生命的特点是自我复制

    pluvet:
    刚开始可能只是分子自我复制

    pluvet:
    后来是分子团

    pluvet:
    细菌, 细胞, 多细胞

    pluvet:
    生命的出现是一个里程碑

    pluvet:
    类神经结构的出现是下一个里程碑

    pluvet:
    自然选择下, 蛋白质分子间合作, 形成了蛋白质机器

友人 N 某:
那

友人 N 某:
先天综合判断是这个最基本的规律,是吧

    pluvet:
    嗯

    pluvet:
    其实沾上"判断"这个词还是不太恰当

    pluvet:
    应该说逻各斯是基础

    pluvet:
    为了满足适应环境的需要, 出现了单独的能够根据输入权重输出不同值的蛋白质机器

    pluvet:
    类似一个逻辑门

    pluvet:
    这种蛋白质就是类神经结构

    pluvet:
    至于更加专门的神经结构, 是多细胞生物才有的神经元

友人 N 某:
能拿草履虫这种单细胞生物来举个例子吗

    pluvet:
    草履虫太复杂了

友人 N 某:
那

    pluvet:
    假设我们有一种原始生物

友人 N 某:
细菌?

友人 N 某:
好

友人 N 某:
你说

    pluvet:
    他叫原始A

    pluvet:
    原始A 已经具备了复制自己的能力

    pluvet:
    他活着要做的事情

    pluvet:
    就是收集复制自己的材料然后复制自己

    pluvet:
    从而实现时间和空间上的扩张

    pluvet:
    关键在于"就是收集复制自己的材料然后复制自己"

    pluvet:
    要收集材料, 那么要收集什么材料?

    pluvet:
    最初他无法像如今的异养生物那样直接收集蛋白质

    pluvet:
    所以他只能摄取一些原始有机物

    pluvet:
    然后自己制造蛋白质

    pluvet:
    氨基和羧基是必须的

友人 N 某:
嗯嗯

    pluvet:
    那么它要有能识别氨基和羧基的能力

    pluvet:
    要有捕获氨基和羧基的能力

    pluvet:
    最好还能有运动的能力, 不过原始生物守株待兔也不是不行

    pluvet:
    如何"识别氨基和羧基"\

    pluvet:
    识别的过程就是相互作用

    pluvet:
    无论是声\光\电, 都需要相互作用传感

    pluvet:
    识别的基础

    pluvet:
    就是分类能力

    pluvet:
    我们假设它有了一个分类蛋白

    pluvet:
    当氨基飘过来的时候

    pluvet:
    分类蛋白收到的是刺激

    pluvet:
    这些刺激给分类蛋白的输入端不同的值

    pluvet:
    分类蛋白内部是由各种分类器和回归器构成的

    pluvet:
    经过运算

    pluvet:
    随后输出一个值

    pluvet:
    这个值决定它要不要捕获这个基团

    pluvet:
    这样, 原始A 已经具备了捕食能力

友人 N 某:
嗯

友人 N 某:
所以说,人工智能的入门

友人 N 某:
会从简单生物开始吗?

友人 N 某:
模仿简单生物

    pluvet:
    现在的神经网络就是真人工智能

    pluvet:
    只是它没有生物的目标

    pluvet:
    生物需要在时间和空间上扩张

友人 N 某:
没有欲望吗

    pluvet:
    欲望这个词要到更高阶段才能提及

    pluvet:
    其实是一种子模型

    pluvet:
    人造神经网络没有生存压力

    pluvet:
    关键在于自然选择

    pluvet:
    如果随机生成一些网络

    pluvet:
    把它们放到一些矩阵空间

    pluvet:
    然后在时间变量上演化

    pluvet:
    就会剩下有扩张和自我复制模型的网络

    pluvet:
    这是自然选择先天为其选择的目标

友人 N 某:
嗯可以理解

友人 N 某:
有一个想法

    pluvet:
    你说

友人 N 某:
我们常说以小见大

友人 N 某:
你能有办法做到从大事物中

友人 N 某:
退缩回小事物的本质上去吗

友人 N 某:
比方说举个例子

友人 N 某:
人基本上是没有天敌的了

友人 N 某:
但是也有局促人类的内容

友人 N 某:
比方说经济 同类斗争 etc

    pluvet:
    嗯

友人 N 某:
如果退回到低等级生物

友人 N 某:
就可以做某种减法

友人 N 某:
来看到里面的一些本质?

友人 N 某:
我不是很能讲清楚我想说的话

友人 N 某:
不知道你能不能get到

    pluvet:
    你的意思是

    pluvet:
    如果把人单纯当作一种生物

    pluvet:
    分析人类行为的生物本质?

友人 N 某:
不是

友人 N 某:
这种事我相信有人做过了

友人 N 某:
怎么说呢

    pluvet:
    你试试举个例子

友人 N 某:
从人类的群居习惯,退(推)回到低等生物,到单细胞生物,再到个体

友人 N 某:
我今晚脑子不在线呢

友人 N 某:
或者说近段时间已经少了很多像以前的思考

友人 N 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的事情多了要管控的事项

    pluvet: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9846125

友人 N 某:
就不能放下心去想

    pluvet:
    进化的单位不是单一的

    pluvet:
    以往人们认为个体是进化的单位, 后来发现是种群

    pluvet:
    我觉得都是, 同时人群内部的作用也构成了某种演化的环境

    pluvet:
    "社会"成为了一个新的沙盘

    pluvet:
    类似之前的"原始宇宙", "原始海洋", "自然"

    pluvet:
    人与人之间最初是如何交流的呢?

    pluvet:
    没有文字和语言的时候, 人主要靠表情, 手势交流

    pluvet:
    语言的出现是很晚很晚的事情

友人 N 某:
是在

    pluvet:
    人靠表情, 手势交流, 这种交流的基础就是情绪系统

友人 N 某:
手势表情已经不足以满足需求的时候

友人 N 某:
产生的吧

    pluvet:
    这个基础用了很多很多年

    pluvet:
    现在也仍然在用

    pluvet:
    这里就是一个里程碑

    pluvet:
    人类开始产生情绪

    pluvet:
    满足情绪甚至跨越了生存的第一需要

    pluvet:
    当然这并不矛盾

友人 N 某:
需求金字塔

    pluvet:
    可能十个男人为了满足情绪杀死敌人

友人 N 某:
这的确很有趣

    pluvet:
    即使他们全部战死

    pluvet:
    也保护了种群

    pluvet:
    他们的基因反而传播得更好

    pluvet:
    这里是非常非常重点的一个转变

    pluvet:
    生存不再是第一需要

    pluvet:
    即使从种群或者部落层面上看仍然是

    pluvet:
    但是对于个体而言, 满足心理需求成为了第一需要

友人 N 某:
其实

    pluvet:
    这句话非常重要

友人 N 某:
我在想这个应该有个错误

    pluvet:
    你说

友人 N 某:
所谓生存不是第一需要

友人 N 某:
应该改成

友人 N 某:
个体生存不是第一需要

    pluvet:
    对

    pluvet:
    这样更严谨

友人 N 某:
满足心理需求

    pluvet:
    心理需求是为了支撑情绪交流系统而生

友人 N 某:
应该是为了种族繁衍(生存)而出现的一种特征

    pluvet:
    情绪交流系统, 靠的是手势和表情

    pluvet:
    后来还有了语言

友人 N 某:
嗯

    pluvet:
    产生了自我

    pluvet:
    不过我无法确定自我是在哪个逻辑点上产生的

友人 N 某:
嗯的确

    pluvet:
    有意识的自杀, 产生于自我意识和心理系统之后

    pluvet:
    不过之前说过, 进化的单位并不是单一的

    pluvet:
    心理情绪毕竟还是要有物质经济基础的

友人 N 某:
有个事情

友人 N 某:
会不会最初的自杀

友人 N 某:
就是来源于资源不足

    pluvet:
    是的

友人 N 某:
自杀能为族群提供更多的资源

友人 N 某:
于是出现了自杀

    pluvet:
    自杀的人往往是没有劳动力的人

    pluvet:
    或者感觉自己没有用的人

    pluvet:
    虽然是通过心理过程推出自杀行为

    pluvet:
    但是实际上整体上看是在保护群体

    pluvet:
    自杀的同时还保存着他杀

    pluvet:
    实际上自杀可能有更久远的渊源

    pluvet:
    只不过后来移植到了情绪系统之上

    pluvet:
    有研究发现, 人的行为常常比意识提前

    pluvet:
    就是你考虑做一件事情之前, 身体已经开始行动了, 即使自己并未察觉

友人 N 某:
的确

友人 N 某:
有很多简单行为

友人 N 某:
都是在意识前先做了

    pluvet:
    人类的社会变化太快了

    pluvet:
    我们有了教育系统

    pluvet:
    而受教育的人常常会长时间不进行劳动

    pluvet:
    生病的人长时间卧病在床

    pluvet:
    他们的身体误以为自己失去了劳动力

    pluvet:
    还按照几十万年前的方法

    pluvet:
    分泌激素促使人自杀

    pluvet:
    或者说, 促使人抑郁, 然后自杀

    pluvet:
    这只是一种解释

友人 N 某:
是一种根本上的优胜劣汰吗

友人 N 某:
或者说

    pluvet:
    是一种古老的机制

友人 N 某:
基因上的

    pluvet:
    暴露在现代的社会

    pluvet:
    反正是一种非常荒谬的情形

友人 N 某:
荒谬有什么奇怪的

    pluvet:
    荒谬无处不在

友人 N 某:
本来这种都是生物定论

    pluvet:
    但是这样的模式

友人 N 某:
生物定性荒谬 或是 正常

    pluvet:
    其实反而最容易让人类适应现代社会

    pluvet:
    因为随着不适应的人自杀

    pluvet:
    剩下的人会越来越适应现代生活

友人 N 某:
但是“文明”不允许

友人 N 某:
或者说

友人 N 某:
有太多的东西不允许

友人 N 某:
比方说伦理

友人 N 某:
比方说道德

    pluvet:
    嗯

    pluvet:
    伦理道德最初是一种理性

    pluvet:
    是为了更好的生存

    pluvet:
    就和情绪机制一样

    pluvet:
    后来慢慢有了错位

友人 N 某:
嗯

    pluvet:
    所以活着有什么意义

    pluvet:
    在生存基本保障的前提下

友人 N 某:
与其说这个

    pluvet:
    绝大多数人活着就是为了满足心理需求

友人 N 某:
还不如想一想

友人 N 某:
“群体”与“个体”的矛盾与意义

友人 N 某:
不对

友人 N 某:
这会不会是因为你只是基于你说见到的群体得到的答案

友人 N 某:
贫穷人口的生活意义是什么

友人 N 某:
我相信还是传承吧

友人 N 某:
想反

友人 N 某:
满足了底层需求的人

友人 N 某:
反倒没把群体需求放眼内

    pluvet:
    实际上大多数人不会思考活着有什么意义

友人 N 某:
所以才会有越来越多人不生孩子(撇开养育压力

友人 N 某:
的确

    pluvet:
    生物的本能刺激人生存下去

    pluvet:
    这种本能同样能刺激一个人选择死亡

    pluvet:
    而这种本能常常通过情感情绪的系统控制人

    pluvet:
    我们会看到一个女人为了五角钱菜钱和小贩争吵

友人 N 某:
嗯

友人 N 某:
昨天才看见)

    pluvet:
    她被情绪系统控制着争吵

    pluvet:
    实际上更高点看是为了利益

    pluvet:
    但最直接的是为了满足一时情绪

    pluvet:
    情绪系统之后另一个里程碑, 是理性系统的出现

    pluvet:
    理性系统是作为负反馈调节工具而存在的

    pluvet:
    人脑因此也更加复杂了

    pluvet:
    猫狗之类的动物还没有到理性系统的阶段

    pluvet:
    它们可以进行感性和知性活动, 但是无法进行理性活动

友人 N 某:
有没有什么

友人 N 某:
没有负反馈的生物

友人 N 某:
我感觉没有负反馈估计都得灭绝了吧

    pluvet:
    负反馈无处不在

    pluvet:
    为了稳定必然要产生负反馈

友人 N 某:
嗯

    pluvet:
    然而人类的理性毕竟不是真正的理性

    pluvet:
    它只是一种模拟的逻辑机器

友人 N 某:
这话不对

友人 N 某:
理性就是人定义出来的

友人 N 某:
你可以说,个体的理想无法接近人类群体想要的(定义的)绝对理性

    pluvet:
    嗯

友人 N 某:
那是必然

友人 N 某:
没有感情的人

    pluvet:
    你这样说更严谨

友人 N 某:
这是一种病吧

    pluvet:
    没有感情的人我不知道存不存在

    pluvet:
    不过类似的人往往只是情感被长久压抑了而已

    pluvet:
    我之前见过一个

    pluvet:
    从小就很惨, 但是却没有什么感觉

友人 N 某:
人间失格里面的男主

友人 N 某:
不知道有没有真实存在的人

友人 N 某:
原型

友人 N 某:
就是一个

友人 N 某:
什么情感都没有的

友人 N 某:
但是为了逗乐身边的人(天生的)

友人 N 某:
不断制造笑料

    pluvet:
    为了 一词就表明了一种目的性

    pluvet:
    之前我说人类出现了情绪系统

    pluvet:
    然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系统为何会出现

    pluvet: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是理性系统

友人 N 某:
那就要说到

友人 N 某:
个体的生存目标?

    pluvet:
    后来我意识到,不存在从无到有的出现

    pluvet:
    生物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某种意义上的感性

    pluvet:
    人类的感性系统,其实只是本能感性和社会性感性的逐渐剥离

    pluvet:
    本能感性可以理解为吃喝拉撒这种生物基本行为

    pluvet:
    如果一开始就是理性系统,实际上这种理性系统就是最初的感性系统

    pluvet:
    两者是等价的

    pluvet:
    用理性系统来解释只是一种重新发明

友人 N 某:
我怎么想到了另外一副对比

友人 N 某:
“本善”“本恶”

友人 N 某:
本善是三字经的

友人 N 某:
本恶是圣经的

    pluvet:
    在善恶出现之前讨论善恶是没有意义的

友人 N 某:
也是

    pluvet:
    不过从生物的角度

    pluvet:
    新生儿是群体的希望

友人 N 某:
理性感性应该是在善恶之前的

    pluvet:
    可以理解为对群体的善

友人 N 某:
但是这一定吗

友人 N 某:
比方说

    pluvet:
    当然不一定

友人 N 某:
自杀有可能是对群体有益的

友人 N 某:
所以死亡并不代表是对群体的恶

    pluvet:
    嗯

    pluvet:
    如果是观念的善恶,那么这种道德已经和种群量化的利害有偏差了

    pluvet:
    但社会也存在调节,自然选择,会使观念的道德趋向于种群的绝对利害评定

友人 N 某:
对的是这么回事

友人 N 某:
我在想

友人 N 某:
你的抑郁是不是因为你的不得志

    pluvet:
    我觉得直接原因还是激素失调

友人 N 某:
需要去医院看一下吗

    pluvet:
    差不多一两个星期会有一次

    pluvet:
    时间通常是黄昏后到半夜

    pluvet:
    医院就不用了

    pluvet:
    我得先改善自己的生活习惯

    pluvet:
    你说悲伤的时候更有创造力, 在不是非常痛苦的时候是对的

    pluvet:
    抑郁发作的时候, 我想的最多的就是活着的意义

友人 N 某:
改一下作息

    pluvet:
    我思考了许多年了

友人 N 某:
然后

友人 N 某:
饮食清淡一点

友人 N 某:
可以的话去游泳

    pluvet:
    嗯

    pluvet:
    我要多运动

友人 N 某:
游泳真是个不错的运动

友人 N 某:
能让你在水中冷静下来

    pluvet:
    活着的意义, 你觉得是什么

    pluvet:
    或者说, 人应该怎样活在现世

友人 N 某:
你刚刚有一句话

友人 N 某:
那就是

友人 N 某:
行为在意识之前

友人 N 某:
那么

友人 N 某:
为什么不就这样子呢

友人 N 某:
让行为自然而然

友人 N 某:
而不去想人生的意义

友人 N 某: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说

友人 N 某:
人不能经常深度思考

友人 N 某:
否则会影响日常生活

    pluvet:
    你说对了

    pluvet:
    我最后也得到了类似的结论

    pluvet:
    我看了卢梭的书

    pluvet:
    他给我的启发很大

    pluvet:
    关键就是"自然"

    pluvet:
    我曾经得到过各种答案

友人 N 某:
嗯

    pluvet:
    最初, 我是认为没有理由死, 所以维持活着

    pluvet:
    后来我饱受痛苦的折磨

    pluvet:
    这句话不攻自破

    pluvet:
    有死的理由, 但是还是不能死

    pluvet:
    于是我的观点转变为: 意义不存在, 但是选择一个意义会更好. 然后我选择的意义是: 我们能够创造并享受美好的事物

友人 N 某:
这话

友人 N 某:
很好

    pluvet:
    后来我生了病, 甚至无法感知快乐了

    pluvet:
    曾经能让我兴奋, 能让我有干劲的事情, 在我心里激不起任何浪花

    pluvet:
    创造并享受, 前者没有动力, 后者没有知觉

    pluvet:
    这实际上也破灭了

友人 N 某:
当下依然没有什么能让你感知快乐吗

    pluvet:
    那种状态只是一时的

    pluvet:
    后来我读了卢梭的书, 我也读了一些心理学的书, 还有各种虚无主义存在主义

    pluvet:
    我认识到, 我们不过是人

    pluvet:
    痛苦也是有的, 虚无感也会经历

    pluvet:
    没有必要追求恒定的意义

    pluvet:
    我们要像一个自然的人那样去生活

友人 N 某:
虽然

    pluvet:
    既然是人

    pluvet:
    生活本身就应该能让人快乐

    pluvet:
    而我常常不能快乐

友人 N 某:
我没有决定你怎么去思考 怎么去生活的权利

友人 N 某:
我只是觉得

友人 N 某:
你这样生活太惨了

    pluvet:
    只是因为身体的问题

友人 N 某:
违背了自然

    pluvet:
    我们要修复自己的身体和心灵

    pluvet:
    我们要让激素正常

    pluvet:
    要让认知回归正常

    pluvet:
    追求快乐, 追求满足心理的需要

    pluvet:
    当然不一定是瞬时的快乐, 也要有长远的考虑

友人 N 某:
是的

友人 N 某:
也急不来

友人 N 某:
修复自己

友人 N 某:
要慢慢来

友人 N 某:
太急的话会适得其反

    pluvet:
    因为我之前看过很多书, 有很多都是什么现实主义之类

    pluvet:
    而且现代的传媒, 能把一件坏事传遍天下

    pluvet:
    我们很容易就受到影响

    pluvet:
    很容易就产生片面的归纳

    pluvet:
    不一定是意识层面的, 往往是非意识层面的

    pluvet:
    人会变得悲观

    pluvet:
    如何生活的问题, 哲学中没有答案, 答案在心理学和生理学中

友人 N 某:
那又如何呢

友人 N 某:
对吧

友人 N 某:
这也是我

友人 N 某:
要把0 1分开的原因

    pluvet:
    我希望自己的生活变得简单而纯粹

友人 N 某:
是的

友人 N 某:
简单而纯粹

友人 N 某:
也是我想要的

友人 N 某:
那么

    pluvet:
    慢慢地改变, 从心理到身体

    pluvet:
    回归自然就好了

友人 N 某:
就应该试着放开那些深度的烦恼

友人 N 某:
禅音

友人 N 某:
你有那种音乐吗

友人 N 某:
禅的音乐

    pluvet:
    没有

    pluvet:
    你那边时间不早了吧

    pluvet:
    早点休息

友人 N 某:
好

标签: none

已有 2 条评论

  1. 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和倦怠之间徘徊。所谓快乐,仅仅只是脑中的多巴胺、内啡肽吗

    1. 如果承认物质先于动物意识,那么动物意识是物质的,快乐属于动物意识,因此快乐是物质活动的表象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