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 生物老师家,徒步旅行»
by pluvet on Dec 9, 2019

  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僵持很久之后,还是睡着了。半夜因为犯恶心、口渴等等反复醒来。

  不知道第几个梦:

  爸爸让我去 XX 小区找他。我朝那方向去了。迷路。遇到了我的高中生物老师,一个老女人,她说天色已晚可以去她家先住一下,我想总不能睡大街上,并且我是信任我的老师的,就去了。小区全是几十层高楼,楼刷有淡黄色的漆,看上去还挺新的。路上她一直给我讲题,具体内容忘了。到达楼底,我随她进楼,楼道里面破败不堪,灰尘遍地,墙面发黑,墙皮脱落,就像是荒置了两百年一样,落日的余霞从楼道一角的生锈铁窗洒进来,很是凄凉。

  最后一个梦:

  Y 镇。时间在 20 世纪初,清朝或者民国。我,妈妈,妹妹从 Y 镇徒步前往省城。Y 镇是有火车的,火车站很小,在镇西边,铁路南北贯穿。我们没有坐火车,不知道原因。走了很久很久,顺着山路走的,路过了一个县城,但是从山上看下去那县城其实特别小,以致我先问妈妈这是一个小镇吗,她说是 S 县。我们继续走,路上遇到一群人,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把柴刀,但是我们就从他们中间穿过,无事发生。路侧边有几条钢锯的锯条,生锈了的。那群拿着刀的人有老有少,几个年轻的把刀抛起来,然后又用手接住。又走了很久,大概已经走了六成的路了。这时候我发现自己手机没带,于是妈妈让我回去拿。(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手机,在梦里完全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我就回去了。

  我先回忆回去的路,这时我在一个村子里。我在水泥地上,用粉笔画了路径,两个老头围过来,其中一个指着一个交叉点说,这里就是 Y 镇了,另一个与他争辩起来,谁也不服谁。我悄然离开。

  路上我觉得饥渴难耐,就找有没有店家。不一会儿看到路右手边有一人家,大门开着,隔着院子,能看到有招牌在内门两边,写着米线、副食(可能)。我走进去,看不见人。我喊:老板娘,一碗凉米线。老板娘从摊背后出现,她说,没有零钱啊。然后给我做了一碗凉米线,我很快吃完。(但是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根本不是凉米线,更像是一团的面)我问她再要一根冰棒,她说好。最后我说我用支付宝付,她说,没有零钱啊。

  然后我醒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