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病了»
by pluvet on Dec 8, 2019

  今天下午一点的时候,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头有点晕,而且困倦。我决定睡个午觉。但是又不想睡。最后我还是躺下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僵持半个小时,终于睡着。

  梦做了很多很多,最后几个大概是这样的:

  一个冬日的黑夜,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静悄悄地跑着。我坐在汽车里,透过玻璃车窗可以看到外面漆黑一片。只有近光灯打在前面的地面上,可能是反射,让车子里隐约能看到三个人:开车的爷爷,坐在后排左侧的我,和坐在后排右侧的奶奶。我感觉自己的眼睛发烫,什么东西都看不清,只能看到朦胧的光。这个时候奶奶让我去前面替爷爷开车,爷爷眼睛不好,这么开不安全。(虚假的)记忆里,车子之前是父亲在开,半路上他下车了,那时候我还在熟睡,天已经快黑了。现在让我开车,我很愿意,但是我看不清啊,我开会很危险,而且看样子这么狭窄的车,应该是爷爷的老年代步车,上高速公路本来就不安全。车子逐渐到了乡间,在一个三车道变二车道的地方,一个急刹车下来车子停住了,我知道自己必须负责接下来的路段了,于是主动打开车门从右车门下了车。我这时才发现自己刚刚坐的车是 F1 赛车。我惴惴不安地打开了车门。

  后来不知道怎么地,我发现自己正在进行赛车比赛,我们在整个世界飞驰,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自由和畅快,有一个塑料或者尼龙绳做的人工峭壁,凹凸成网状,中间有一个洞,我的赛车飞到了洞里,欢呼声响起,我夺得了第一名。但是我还在狂飙,此时我旁边加上我还有四辆赛车,我们一直在天地之间自由驰骋,直到我看到自己飞出一段只有半截的斜向天上的高速公路,然后一块巨大的混凝土像一块巨摆朝我的头部砸来,我们四个人全部人头飞出,没有血。

  之后便是持续的自由落体,四个人停留在同一平面,眼前出现了桌子和椅子,我们环绕着桌子坐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坐上去的。

  然后记忆在这里断了。

  我又发现自己在学校里,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的学校,应该是一所大学。所有的墙壁和雕像都是白色的,在建筑之间到处是绿地,灌木,树木和 小径。我想仔细地观察这个世界,但是眼睛好烫。我刷着逼乎,发现有一个回答提到了我,她打了马赛克,只能看到我昵称的 Plu**vo 这部分,这刚好是我的名字的原始词根形式,我打开电脑,发现有一个女生好几天前就给我发了很多消息,但是我一直没有回复,我和她说自己病了,这几天没时间看 QQ。

  后来就是梦醒交替,我蜷缩在被子里,不愿意出来。我的头很痛,我的眼睛很烫,我的手,耳朵,都感到烫。我真的病了。我看了看手机,闭眼休息。我想,这就是报应吧,这几天不规律的作息,削弱了我的免疫系统,于是病毒和细菌就趁虚而入了。

  后来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正是黄昏之时,我看见黄昏的光照在我的床的侧翼,我最怕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好悲伤,好孤独。我想现在应该特别晚了吧。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后来又清醒了一次,这个时候我注意到现在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写完这篇日记后的现在,是下午三点五十五。

  那黄昏的光,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呢?

  我的头很痛,我的眼睛很烫,我的手,耳朵,都感到烫。我真的病了。我好悲伤,好孤独,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呢,我却什么都做不动了。

  那黄昏的光,应该是梦吧,三点多钟,怎么会是黄昏?可是我从未感到,梦境,会如此的真实,而现实,未必不是虚幻的。

  我的手机,还放在下面。我并没有把手机带上床。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