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
by pluvet on Dec 5, 2019

  昨日 School Days 中言叶的形象还历历在目——家中正处少女阶段的言叶羞涩地和家人谈及恋人的谈话所产生的这样的一种难以言说的意象令我感到没有缘由并且无法抑制的悲伤,甚至眼泪快要流出来了。可是这是为什么?我的感情为什么,似乎毫无理由地浮现。另一件事情是昨晚九点得知一个和我们关系很好的亲戚,星期一查出肝癌,突然今天就过世了。那位亲戚的年龄和我爸差不多,这件事情太过于突然,我一时被难过和恐惧笼罩。啊,我到底要怎么描述现在的感受,无论我多么希望,都无法用言语,一句一句,将内心复杂的情绪梳理出来;要是有这么一种语言,能够精确或者恰到好处地刻画人纷杂的情绪就好了。对于死亡,我本应在这里展开叙述的,但我又不愿意了。

  昨天晚上,毫无缘由地无法入眠。打开手机上的 Bilibili,听南开某教授讲述的《古希腊神话》。大概一年多前,详细地读过两本译本,那之后很长时间,还能娓娓道来俄狄浦斯、忒修斯、阿喀琉斯的故事,现竟也淡忘了。于是从头听起,乌拉诺斯、克洛诺斯到宙斯……可能是在四点左右我睡着了。然而五点三十,六点十分,七点,八点,等等,我反反复复地醒来,做了好多好多梦。当时没有及时记录,现在都忘了,好可惜。

  昨天玩 School Days——哎,为什么要用“玩”这个字眼呢?显得太轻浮了。“打”游戏则更甚。不如这么说,昨日,我怀着一种真诚的情思,在 School Days 中体验着每一句话语,每一个人物的悲欢。我们的主角——诚,面临着一个抉择,是选择桂言叶,还是西园寺世界,作为自己的另一半。如果你带入其中,那么这也是你面临的抉择。啊,二则一,并非强制,若能,也可寻找平衡,但这不符现代社会道德,必将带来悲剧的后果。我略做犹豫后,坚定地选择了言叶。为什么,啊,我不知道。或许是我觉得言叶的性格和自己更相似,两人也会有更多互相的理解吧;也可能,是弗洛伊德所说的“强迫性重复行为”。可是,想到真实世界的自己大有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那样纯洁的爱情,难免失落。人所爱者,皆是虚幻的想象的投射。写不动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