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仍停留在脑海第一个梦是科幻般的。只不过我是守卫家园的外星人,而人类是入侵者。我知道这是梦。我也常常在梦中知道自己在做梦。我知道这个梦很不一般,我想把它记下来,但是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成功了,却是假醒。现在醒过来了,却忘了梦境的具体内容。

  今天叫醒我的,竟是书店的老板,电话中他说,运费改好了,请我付款。一口气又买了三十本书,我知道这个月的伙食不会好了。

  今天的风儿好喧嚣啊——

  我没有去上高数课,这是第一次,但也恰好是点名的第一次。我很清楚,这也不是什么恰好,而是注定,或者说是数学期望值最大。

2019-10-28T04:19:18.png

  从某空间的返图来看,风儿确实是喧嚣。

  我并不是不想去上高数课,而是不想出门。风太大了,我还半处梦中,每次风声都把我拉向现实。我太困了,即使发现想再睡过去已经很困难。

  风还是那样鬼哭狼嚎地吹,原本安分的门不停地响。直到现在的十二点二十三分,风也还在呼啦呼啦。

  我还是又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那个梦无论是从空间还是从时间上都极为广阔,我在梦里呼唤,哭泣,大笑和沉默。我在梦里感受到温暖和冰冷,快乐和痛苦。我不想醒来。

  风没有停,我也还是没有出门。确切来讲,门关得死死的,但是我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每一处冷风的流动。“课堂派”应用的界面上赫然写着“旷课”

  但再次醒来了。某通讯软件上,班级群里正议论此事,他们已经知道我和宿舍另一人的旷课。我的身体下意识地感到害怕,担忧,但是头脑中的理智又不屑地指出:自己其实根本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你自己对此又是怎样的看法呢?

  冷风还在吹,但是我却感到十分畅快。我喜欢这样沉溺的梦。很久了,大概三四个月,都未感到如此的放松,现在的自己,有如枯叶获得新生一般。烦恼都驱散了,虽然仍然残留一丝丝的忧郁。或许是因为梦,或许不是,或许与昨天和友人难得地畅谈音乐有关。

  I BROKE FREE。

  吃饭的时间到了,我煮面。我今天很开心。我不后悔。也不会再旷课、晚睡了。新的生活该开始了。

  Today is another day.

2019-10-28T04:01:49.png

发表留言

本站启用了垃圾评论检测插件,如果误删请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