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还是开始

写于 2018 年

教学楼已经空了。
我站在自习室门口的过道里,夕阳把光芒无言地投射到我的吹干的泪眼里,我的憔悴的脸庞上。我是最后一个走的。用一支已经走到尽头的笔,吐出最后的几行诗句,然后从五楼悠悠地抛下。
那些镌刻着我的梦想与泪水的文字就依附在纸的蝶上,在空中旋转着,翻飞着,落向坚实的水泥地,一只希望的小鸟撞上了玻璃罩。
或许它会被环卫工人轻轻地捡起,扔进垃圾桶,从此不再见世。
或许它会落入一个少女的小手,透露出我的私语。
或许它会被风吹进花丛,木茼蒿的花与叶的泪将浸润上面的象形文字,符号逐渐模糊,好似化为自然的语言,人类再也无法理解。
我就是那片写了诗句的纸吗?
当我感受到现实的引力将是那样的沉重,我会逐渐消失,也化为自然的语言吗?那将是用我的每个细胞破裂的酶书写的诗句,诗题叫做——遗体。
会有一个人等待着我,愿意为我在夜雨中撑起一把红色的伞,与我并肩走向温暖的家乡吗?
不,也许没有人会看到我。
但是,就此甘心吗?
结束了?那么结束以后是什么呢?
我忽然想起泰戈尔说过的话:痛苦是无法避免的,可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将自己从一种自我的折磨中挽救出来,我绝对不能认为我的生命受到什么人的忽视,就失去了它的价值。
我曾经认为,人的意义在于体验生活。我也认为,人活着是为了爱。
我曾经渴望,能遇到一个能够理解我的人。可是我付出了爱,却听不到回声。渴望了解我的人接近过我,却又被我沉默地推开。
我在最寒冷的十一月,穿着一件蓝色的白衬衣,在窗前吹风。我竟沉溺于这风的刺骨,清晨的惆怅和黄昏的孤寂。
仿佛这样的惩罚,是在博取他人的同情。
但我却对他人又抱有敌意。

发表留言

本站启用了垃圾评论检测插件,如果误删请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