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多罗西123 观点的思考与回应

首先简要整理一下你的观点:

  • 人的关系特征从“和少数人的强纽带”转变为“和多数人的弱纽带”。理由是社会进一步分工化。
  • 信息向过剩转变。理由是科技、互联网、手机娱乐等发展的结果。
  • 筛选信息的能力的重要性高于获取信息。理由是信息过剩的后果。
  • 独立思考更容易脱颖而出,获得快乐。理由是独立思考能避免或抑制信息过剩给人带来的后果。
  • 将网络工具化,独立思考,能够避免被操控。理由同上。
  • 我们更能从真实的、面对面的交流与自然环境中得到好处。理由是人的生物特征仍然和祖先一样,而未适应快速发展的世界。
  • AI 将对人的部分工作岗位进行取代,从而可能带来失业。理由是目前的 AI 的发展及趋势。
  • 决定论可能是对的。理由是目前生物学研究和人工智能研究表明人的个性等能够被底层物理化学的因素决定。
  • 不平等会加剧。理由是巨头更容易获得大量信息,并用于加剧不平等的行为。

下面说说我的看法:

  1. 我同意。但对原因不完全同意。分工化的本质是职能之间的网络化,而目前的社会分工,对于个人而言,其实是以树形为主,比如 ABC 都在一家公司打工,那么他们的分工都是为了这一家公司工作,极少出现 ABC 与公司 XYZ 全连通型的分工,也即ABC中的每个人分别给XYZ中的每个公司工作。这样的分工实际上带来的是“少数人的强纽带”。真正使得人的关系特征从“和少数人的强纽带”转变为“和多数人的弱纽带”的原因,是互联网的出现。因为互联网具有这样的特征,即能在任意两个网络用户之间建立连接,无论他们是否认识。实际上我认为,互联网的网络化是对分工化的一个阻碍因素。因为互联网使得人们能够了解更全面的雇佣信息,并且能够同时为多个雇主服务,能够通过网络增长才能,能够通过网络发挥才能,阻碍了一个人只会一件工作只能一辈子的这种情况的发展。
  2. 我不同意信息过剩化。一般来说,我们定义信息为一切能消除不确定性的事物。信息不能过剩,只能饱和。实际上我们获取的信息不但没有过剩,而且远远没有饱和。过剩的是数据,从而干扰了我们从数据中获取信息的能力。(这里是名词之争,其实你不必太在意。)数据的过剩的例子:你在网上搜索一个问题,出现几千条结果,但是其中真正能帮助你(消除不确定性)的,只有极少,而由于数据过多,我们反而更难获取真正有用的数据(信息)。
  3. 我认为应该是:筛选数据的能力的重要性高于获取数据。数据的特征是原始性。同样是名词之争,了解即可。原因我和你的观点(修正后)一致,即 2 中所说的,数据过多,反而难以获取有用项。
  4. 这里我猜你是用一种“大致如此”的口吻提出的观点。那么我同意这个观点。我首先定义独立思考:敢于质疑输入的数据,并对其按照自己的模型进行筛选、分析和整合,并提取有效数据(即获取信息)。那么从定义来看,独立思考的特征就有筛选数据获取信息。而这种能力能够避免我们在信息中“迷路”,因此能够让我们生活得更好(这里的好是指更少的信息意义上的不确定性)。
  5. 这和 4 其实是一件事情,略过。
  6. 不完全赞同。这里“得到好处”的指向十分模糊,不过我根据上下文推断,你想表达的是:一方面让我们个体面对这个世界更容易达到一种内心的和谐,更平静地面对嘈杂的世界,更好地与人相处,另一方面更能在庞大的数据流中获取有用信息,从而在能力上超过其他人,从而更容易实现自己的目标。对于第二方面我是反对的。没有任何事实表明我们侧重于从网络获取信息不如从现实生活获取信息,事实上恰恰相反,网络使得我们更容易获取以往难以获得的信息。对于第一方面,我是赞同的。理由也赞同。
  7. 旧的职业的消失和新的职业的出现,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即时没有 AI,随着社会的发展,也会有其他变革导致这样的现象。所以,这其实不是一个观点而是一个事实。问题在于,我们如何面对这样的变革?从语境来看,你似乎更倾向于人类脱离对网络的依赖这条路径。就我而言,我认为人类应该更加充分地利用和依赖网络,我认为利用好网络,能够让人类尽早脱离落后的雇佣关系,这将是更大的变革和解放。不过这里篇幅所限,不展开详细论述。下面第九条有所提及,可参考。
  8. 我认为决定论中的“决定因素“是有导向作用的,但不一定一定会引向某个结果。双缝干涉实验就表明世界仍能存在随机性。我认为规律存在,但某些规律只具有引导性,而不具有必然性。就如我可以预测明天会下雨,但不能精确到是哪一刻下雨。进而上升一个层次,可能我们这里的规律引导性,在更高的层次看就变成了随机性。我这里也只有观点,拿不出可靠的证明,只有随着科学的发展,才能有将来证明的可能。
  9. 这里不一定。我姑且认为你所说的不平等是精神上或政治上的不平等,即第二类不平等。不平等与否,要看促进因素是什么,阻碍因素是什么,哪一方面的因素占优势。目前来看,社会的发展实际上促进了人之间的权利的平等。我们不妨回看历史,以黑人解放为例,促进的因素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对自由人力的需求,阻碍因素是农场主的奴隶制生产的需求,而前者占主导因素,所以说黑人的解放是一个必然,黑人的解放也是人类平等化的一个里程碑。谈谈现在,结合我说的第一条,我认为互联网的发展会是人类的另一解放路径。互联网使得人能够低成本地掌握更多能力,使得人能够远程地为他人提供服务,垄断性因素因而减少,这是占主导的因素,而大型企业拥有更多信息从而拥有更大权力,带来不平等,是次要因素。至于理由,我们不妨看看大数据的作用。大数据的作用本质是精细化发现需求、提供服务、获得回报。第二类不平等,其原因是私有制的建立,不平等的法律和所有权的建立。数据垄断造成的不平等的路径,主要就是通过促进财富的不平等,从而促进权利的不平等和精神政治的不平等,其最终形态就是企业的垄断或政府的专治。我为什么认为这是次要因素呢?因为我们发现,现在社会发展迅速,(互联网)企业的产生和灭亡也更快,即使利用大数据获利,其作用也没有你想象那么大,比如百度就是一个巨头公司,现在也在走大滑坡式的下坡路,大数据不是企业生存的主要因素,只能是一个作用有限辅助的工具。因此至少在互联网上,我认为人与人之间是趋向于平等的。至于传统行业和整个社会,整体即使是马太效应扩大化,互联网也将称为其加剧分化的绊脚石。如果互联网的影响能继续扩大,其甚至可能成为整体上的主导因素,那时将促进人类整体更加平等。我们不比过于悲观。

本人不才,以上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讨论。

发表留言

本站启用了垃圾评论检测插件,如果误删请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