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论意义

下课了,前面的人,有的扑在桌面上休息,有的戳着手机,而我在观察他们,因为不知道还能干什么。玩手机吗?可我对手机游戏、资讯或视频失去了兴趣,只觉它们过度地折磨我的神经。背单词,浏览记忆卡片吗?可我已经不想动脑了。

曾几何时还希望着吸收知识,然后探究意识从物质活动中产生的奥秘,或是用学过的语言去涉足国外的文化杰作。如今却觉得活着十分劳苦。不是因为所做之事本身的艰难,而是因为对一切物质失去了兴趣,以至于一切物质都无法对我产生诱惑了。

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相信世界是虚无的。从物质的构成来看,人民富豪与路边的流浪狗,与火星上的尘土,并无区别,都只是空间中一些杂乱组合的结构。意义的实例是无中生有的,它只依附于人的语言存在,而意义本身无所谓存在与否,就如我们无法赋真假值于“狗的第十三条腿上有毛”之命题。

不如说,当人因为对生活失望,而质疑存在的意义,且其使自身存在的欲望下降时,任何形而上学的对存在的意义的讨论,都是没有必要的,起码不是主要的。彼时,首要的是医学与心理学的援助。人或是其他生物存在于世的根本理由是生命或者说基因的自然选择所决定的生命意志,而今一个生存处境优渥的人,生命的意志尚不及田间耕作的老农,难道不是因为性格加上社会扭曲的环境影响,甚至这种影响超过心理层面,以至从生理层面损伤了人的脑吗。当血清素和多巴胺的受体受损减少时,人的生存意志被削弱,人的快乐感受渐稀疏,无论多少心灵鸡汤、音乐的煽动,或萨特或海德格尔的学说,都无法给予当事人半分的治疗。

所以,与其祈望得到满足的意义解释,不如去看医生,去吃药。去跑步,去参加社会劳动,修复他的大脑,锻炼他的肢体,从而利用作为生物体的人的自我恢复机制,远离虚无与忧郁。

3 thoughts on “论意义

  1. 嗯,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意义这个词语只能用来形容人类,或者人造物,因为自然界的东西是无所谓意义的,我们不会去问流淌的风有什么意义,也不会去问地上的石块有什么意义,他们只是存在着。

    我们也不会去问生命有什么意义,因为如果否认神存在而认为生命是起源于正常的自然现象的话,那么它其实与自然是一样的,只是存在着,不必为它赋予什么特别的涵义。

    哪怕是人,意义也仅针对活着的人,精子与卵子是无所谓意义的,尸体同样也是无所谓意义的。

    那么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我想了很久,得出的结论是人生的意义是由我自己定义的。当我说我想活着时,活着便成了我人生的意义;我不会再去问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因为它就是目标本身,这条无止境的询问之路应当将就此打住。而当我厌倦生命时,死亡便成了我的归宿,当我死亡后,也没有人会询问死亡是为了什么,我的尸体就是我的尸体,它只是存在着,追问意义是一件多余的事情。

    一点拙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