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事实》用数据思考避免情绪化决策摘录

这本书,作者分析了十种人的错误本能。原文已经非常简练了,作者还列举了很多丰富的例子。这里只挑选几个例子,以便以后查阅引述。

作者是汉斯·罗斯林(1948-2017),卡罗琳斯卡学院的国际卫生学教授。

一分为二

我认为这是因为人类有一种很强烈的、情绪化的本能。这种本能促使人们习惯于把事情一分为二:好的和坏的,英雄和恶棍,我所在的国家和其他国家。把世界一分为二是简单、直观而且情绪化的方法。因为这种一分为二的方法,暗示了矛盾冲突。所以我们总是不假思索地采用这种方法。

作者考虑了三种情况,另外还有一种:用固化的思维看待事情,这一种是贯穿于三种的。

只比较平均数

【例子】男女数学平均成绩

看到这样的图,人们会以为男女之间数学成绩差异非常大:

image-20200425184321623

但是如果改变坐标轴标度的方式:

image-20200425184358250

即使如此,人们还是会觉得,男女成绩毕竟还是有不小的差异的。

而实际上,考虑频率分布:

image-20200425184509479

可以发现,大多数的女性和男性的数学成绩是差不多的。是不能够一分为二一刀切的。

只比较极端情况

【例子】在巴西,10% 的人口得到了 41% 的全国总收入。

然而事实上:

然而相对于巴西的历史来说,40% 已经是几十年来最低的数字了。

image-20200425184950568

并且考虑收入分布,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堪:

image-20200425185032481

只俯视不仰视

所以那些生活在第一、第二、第三级的人经历的痛苦、挣扎和奋斗,对你来说都很可能是非常陌生的。而他们的生活,在你能够接触到 的媒体中也是很难看到的。所以对你而言,要想建立一种实事求是的世界观,最大的挑战就是认识到你自己绝大多数的第一手经验是来自第四级以上的生活,而几乎所有的二手经验则经过了大众媒体过滤,大众媒体基本上只会关心那些极端的案例,却并不真正反映现实。

当你生活在第四级的时候,所有生活在第三级、第二级和第一级的人看起来是一样贫穷。贫穷这个词失去了它具体的意义。甚至有些时 候,某些生活在第四级的人,看起来也很穷。也许他家里墙上的油漆开始剥落,也许他们开的是二手车。任何一个从高层建筑从上向下俯视的人都很难辨别出接近地面的矮层建筑的真实高度,因为它们看起来都一样矮。

负面思维

人们往往会觉得,世界正在变得更坏,今不如昔,厚古薄今。作者调查了一个问题:

在过去的 20 年里,全世界生活在极度贫困状态下的人口是如何变化的?
□ A. 几乎翻倍
□ B. 保持不变
□ C. 几乎减半

结果 90% 的人给出了错误的答案。正确答案是 C。

实际上,全世界几乎所有人的生活都在变得更好。

image-20200425185708955

作者把这三种错误认知归结为三个方面

负面思维的本能

在1970年,有一位著名的瑞典作家兼记者拉斯伯格写了一篇非常著名的关于印度农村生活的报告。25年后,当他再回到他写报告的那个村庄的时候,他清晰地看到,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他在1970年拍的那些照片里面还有土地板的房屋、泥做的墙和半裸的儿童。照片里那些村民的眼中看不到自尊,而这些村民对外面的世界也几乎一无所知。照片中的他们和今天的他们有着鲜明的对比。今天在整齐的水泥房屋里,儿童穿戴整齐,充满自信心和好奇心的村民们看着电视。拉斯伯格给村民们看1970年他拍的照片时,他们不相信这些照片就是在他们旁边拍摄的。他们说不是的,不是在这里拍的,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们从来没有那么穷过。像大多数人一样,他们生活在当下,只关心自己眼前的问题,比如说自己的孩子看了太多无聊的肥皂剧,或者自己没有足够的钱去买辆摩托车。

选择性报道

社会活动家和说客们非常有技巧地把人类发展进程中的每一点都描绘成世界的末日,通过夸大的预测来恐吓人们,而无视整体的趋势是在进步的。

image-20200425190026343

感性而非理性

人们得出世界变得更坏的结论,并没有做理性思考和数据分析,而只是凭感觉

这样的习惯可能有居安思危的好处,但也有坏处:

当人们错误地相信我们没有获得什么进步的时候,他们将会做出错误的结论,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不起作用,而且会因此对实际有效的措施也丧失信心。

我遇到了太多这样的人,他们告诉我他们对人性彻底失去了希望;或者他们走向另外一个极端,成为激进分子,支持一些破坏生产力的极端手段,而无视现在我们采用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本来就是很有效的。

如何对抗这样的思维方式?

作者提出的方法:

  1. 对负面消息思想准备
  2. 正视历史的负面
  3. 实事求是

更多的坏消息并不意味着更多的坏事情。我们能够听到更 多的坏消息,有时仅仅是因为我们对坏事情的关注度和监控能力提高了,并不意味着这个世界在变得更坏。

线性思维

例如病毒的增长曲线。如果人们在每天增加几十个的时候不加警惕,那么很快增长就是每天几百个,几千个,几万个。

再如人口的增长曲线:

image-20200425190840538

控制直线思维本能的最佳方式,就是每当我们看到一条直线的时 候,我们就应当想到事物的演变有多种方式,不一定是按照直线发展 的。

恐惧本能

媒体绝不会放弃利用我们恐惧本能的机会,因为这是一种最容易获取我们注意力的方法。而最大的新闻往往是那些能够同时激发我们多种恐惧本能的故事。

然而这里出现了一个悖论:当现实世界变得前所未有的和平和安全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关于各种危险的报道。

作者还提到了维基百科存在的不可靠问题

为了验证数据的可靠性,我们比较了 2015 年维基百科的数据和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的数据。如果重合度接近百分之百,我们就有理由推测 2016 年和 2017 年维基百科的数据也是非常完整的。

结果我们却发现维基百科在不经意间制造了一种扭曲的世界观,而且这是一种从西方人视角产生的系统性的扭曲。准确地说是 78% ,维基百科资料中的死亡人数少了 78% 。几乎所有发生在西方国家的恐怖主义袭击导致的死亡都被记录了下来, 但是在世界其他国家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导致的死亡,只有25% 被记录了下来。

(1/10 万的致死原因 ) 、谋杀 (7‰ 的致死原因 ) 、核泄漏 (0% 致死原因 ) 和恐怖主义 (5‰ 的致死原因 ) 。所有这些无一能够构成百分之一的致死原因, 然而它们却得到了媒体的大量关注。当然我们应当致力于减少这些死亡的案例。但是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恐惧本能在多大程度上扭曲了我们的关注点。

  • 可怕的世界:恐惧 vs. 现实。我们感受到的世界,比真实 的世界更可怕,这是因为我们注意到的信息都是被媒体精心选择过滤过的,而媒体刻意选择那些吓人的信息来吸引我们的注 意力。

  • 风险 = 危险程度 × 发生的可能性。你面临的真实风险,并 不取决于它看起来多么吓人,而在于两个因素:危险的程度和 发生的概率。

  • 在采取行动之前,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当你在恐惧中的时 候,你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不要在恐惧中做决定。

规模错觉

在我们关于世界人口分布的问题中,人们普遍会回答,世界上只有20%的人口的基本生活需要得到了满足。而事实上,这个数字非常接近80%,甚至90%。多少儿童得到了疫苗注射呢?88%。多少人可以使用电呢?85%。多少适龄的女孩能够上小学呢?90%。媒体和慈善组织总是习惯于宣传一些看起来很大的数字,并且给我们看一些受苦难的人的照片,使得我们在印象中系统性地低估了真正的比例和世界上发生的进步。

与此同时,我们系统性地高估了其他的一些比例,比如我们国家的移民比例、反对同性恋的人数比例。至少在美国和欧洲,我们对这两个数据的认识是比现实夸大的。

我年轻时,越南战争是当时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战争,就好像今天的叙利亚战争一样。

……法国殖民者占领了越南 200 年。而抗美战争仅仅持续了 20 年。不同的纪念碑的规模几乎成比例地体现了不同战争的重要性。只有把它们放在一起做对比的时候,我才能认识到越南战争在越南人民眼中是没有那么重要的。

以偏概全

在非洲五个最大的国家,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利比亚和埃及,它们的人均预期寿命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72 岁的。这也是瑞典在 1970 年的水平。

命中注定

所谓命中注定本能,就是我们认为一些事物内在的属性将决定其命运,无论是人民、国家、宗教还是文化。这种思想认为所有的落后都是他们的内在本质造成的,而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另外比较普遍的说法就是伊斯兰世界和基督教的世界在本质上是不同的。或者由于价值观和文化传统的不同,某个国家、某种文化、某个宗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乍看起来,这些说法似乎是有道理的,但是当你仔细分析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我们的本能通常都会欺骗我们。上面这些高傲的说法,其实只是人们的一种感觉,而不是事实。

我们在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国家发现的大男子主义的价值观并不是亚洲的价值观或者非洲的价值观,也不是伊斯兰教的价值观,也不是东方的价值观,这和 60 年前瑞典的价值观一样,只是一种历史上的大男子主义的价值观。随着社会和经济的进步,这种价值观会自然消失,正如在瑞典发生的一样,这些价值观并不是不可改变的。

几乎所有的宗教传统都对性行为有一定的规定。所以,人们很自然地会假设有某些宗教信仰的妇女将会生育更多的孩子。而事实上宗教和妇女人均生育人数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反而是收入水平和妇女人均生育人数有非常强的相关性。

单一视角

当我们拥有了一个简单的想法,并且发现它可以解释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们会非常开心,觉得这个世界变得简单了。

一个简单的想法认为自由市场经济是好的,那么大家就会认为所有的经济问题都来自一个共同的原因:政府干预。我们只需要消除政府干预,减税并放松监管,那么就可以释放自由市场的力量,解决一切经济问题。

在 20 世纪 50 年代,一位丹麦的公共健康医生,哈夫丹 · 马勒博士,对世界卫生组织建议了一种消除肺结核的方法。他的计划是用一批携带着 X 光机的小型货车在印度的村庄里边到处转悠,给所有的人拍 X ,一旦发现有肺结核患者,就给他吃药来治疗他的肺结核。但是这个计划失败了,是因为当地的人对此非常不理解,而且很愤怒,他们面临着更多更紧急的医疗问题,然而却有一大批医生和护士,不但不帮他们解决骨折、腹泻或者生孩子这些问题,反而要给每一个人拍 X 光片去治疗一种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疾病。

这个项目的失败表明:与其试图去根治一种或者几种特别的疾病, 还不如致力于提高整个社会的医疗健康水平。

归咎他人

当有坏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似乎总是很自然想到,一定是有其他人故意做坏事。我们总是倾向于相信有人利用权力或者手段,才能够使得事情发生,否则的话,这个世界就会让人感到不可预测、令人困惑和非常可怕。

归咎他人的本能使我们夸大了个人或某个团体的重要性。这种本能总是驱使我们去找到一个被责怪的对象,而使我们忽略了对这个世界的真相的理解。

在西方世界,很多人都会想当然地认为印度和中国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快速经济发展造成了气候改变,以及他们的人民应当降低生活水平以解决这个问题。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温哥华科技大学做了一场关于全球趋势的演讲。当时一位女同学带着绝望的语气说: “ 他们不应当这样生活,我们不能允许他们继续保持这样的发展,他们的大气排放将会杀死这颗星球。 ”
我经常听到类似的言论,就好像西方人手里拿着个遥控器,可以控制其他国家几十亿人的生命一样。我环顾四周,发现她周围的同学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们都对她的观点表示同意。

寻找替罪羊似乎是人类一种根深蒂固的天性,因此我们很难想象瑞典人会把这种病称作瑞典病,或者俄罗斯人把这种病称作俄罗斯病。我们永远都需要去责怪其他人。如果我们发现一个外国人得了这种病,那么我们就会很愉快地责怪他们整个国家,并给这种病起一个外国名字。而我们做出这些指责,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证据。

我们不应当将坏的结果归咎于某一个人,而应该检查整个系统。

情急生乱

在遥远的过去,人类的祖先必须拥有这种本能。如果人们看到有一头狮子在远处的草丛中,他们应当立即逃跑,而不是做很多分析工作。那些不能快速反应而是停下来仔细分析各种可能性的人类,早已经灭绝了。我们的祖先一定是那些能够在不充分的信息下快速反应且快速行动的人类。在当今社会,我们仍然需要这种紧急反应的本能,比如说当一辆车突然向我们驶来的时候,我们必须迅速做出躲避动作。但是在现在的社会中,我们所面临的真正紧急的危险已经不多了。相反的是,我们要面对更多复杂和抽象的问题。这时情急生乱的本能就会驱使我们做出错误的决定。它使得我们感到很大的压力,放大了我们的其他本能,并且阻止了我们分析思考,使得我们仓促地做出决定,在没有深思熟虑的情况下贸然采取行动。

2 thoughts on “《事实》用数据思考避免情绪化决策摘录

  1. 友链里的带哲学家 OuO。看来我还是蛮理性的嗷。

    认为世界正在变得更好的人居然只占了这个作者调查的 10% ,我持保留态度。

    1. 他没有在中国调查。中国的媒体比起西方媒体更客观一点。

      >中国新闻界向来是以正面宣传为主,像灾难这样的“负面报道”要遵从统一口径,等到政府批示之后才开始报道

      >中国媒体一向认为“灾难不是新闻,救灾才是新闻”

      就效果而言,中国媒体的做法更好,民众不至于被误导到极端的水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