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人类文明会怎样崩溃?——多元进化说

曾经我认为,进化的单位并不只是个体,也不是种群,而是一种动态的、多层次的体现。现在受到了一些启发,进行一些猜想的补充。

选取任意系统作为进化的逻辑容器,则进化的主要单位,取决于这个系统内部的子系统之间的联系性,或者说独立性。

当子系统之间交流非常密切,或者说形成了强烈的依赖关系的时候,进化的单位就上升为他们的并集。例如种群 A 和种群 B 本来是各自求生,相对独立的。此时,进化的单位分别是两个种群自身。当 A 和 B 形成了一种协作关系,或者捕食等生存依赖之后,自然选择如果较为显著地作用到种群 A ,其作用效果必然也会同时影响另一个种群 B,于是体现为 B 的进化与 A 协同。

于是随着系统规模的扩大,系统一旦崩溃,就难有同时空的替代者通过自然选择而存活并取代原有系统。于是,越是复杂的并且整体上单一的系统,它在长时间尺度下的抵抗干扰的能力就越弱。例如,种群 A 和 B 协同进化了一百万年,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种因素,能够直接造成 A 种群的灭绝。那么由于依赖关系,种群 B 也将间接被灭绝。

当人类越来越紧密地成为一个整体,随着时间的推进,​人类现代文明整体的崩溃,比起松散而较为独立的古代模式,也越发容易了。曾经的崩溃只发生在小范围,而当人类社会的全球化加深,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更加脆弱了——一旦崩溃就是全球范围内的崩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