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译《达尔文进化论的十大问题》,以及评论

全文

原文标题:What Are the Top Ten Problems with Darwinian Evolution?

链接:https://evolutionnews.org/2012/07/what_are_the_to_1/

  1. 缺乏对生物能制造高度复杂的特定信息的这一机制的解释。同样存在的问题包括:按照达尔文的机制,无法解释不可还原的复杂特征的产生,不实用的或者有害的中间阶段的产生。(详见: “The NCSE, Judge Jones, and Bluffs About the Origin of New Functional Genetic Information,” “Do Car Engines Run on Lugnuts? A Response to Ken Miller & Judge Jones’s Straw Tests of Irreducible Complexity for the Bacterial Flagellum,” “Opening Darwin’s Black Box,” or “Can Random Mutations Create New Complex Features? A Response to TalkOrigins“);
  2. 缺乏足够的可提供支持的(过渡时期)化石记录。(详见:“Punctuated Equilibrium and Patterns from the Fossil Record” or “Intelligent Design Has Scientific Merit in Paleontology“)(引用的文章指出:达尔文预测应该有大量处于“过渡阶段”的化石,然而事实是,虽然有,却不多。)
  3. 分子生物学未能提供能够证明“生命之树”的实际证据。(详见: “A Primer on the Tree of Life“);
  4. 在种群传播形状的话,仅仅依靠自然选择及其低效,除非那个形状拥有极高的选择权重。
  5. 基因和形态的趋同进化似乎很普遍,尽管在达尔文理论下这都是极不可能的。(详见 “Convergent Genetic Evolution: ‘Surprising’ Under Unguided Evolution, Expected Under Intelligent Design” and “Dolphins and Porpoises and…Bats? Oh My! Evolution’s Convergence Problem“);
  6. 化学未能解释基因编码的起源。 (详见 “The origin of life remains a mystery” or “Problems with the Natural Chemical ‘Origin of Life’“);
  7. 发育生物学未能解释为什么脊椎动物胚胎从发育开始就有了不同。 (详见: “Evolving views of embryology,” “A Reply to Carl Zimmer on Embryology and Developmental Biology,” “Current Textbooks Misuse Embryology to Argue for Evolution“);
  8. 新达尔文主义的进化未能解释许多物种的生物地理分布。(详见 “Sea Monkey Hypotheses Refute the NCSE’s Biogeography Objections to Explore Evolution” or “Sea Monkeys Are the Tip of the Iceberg: More Biogeographical Conundrums for Neo-Darwinism“);
  9. 在新达尔文主义的启发下,关于残留器官或所谓的“垃圾” DNA的错误预测的悠久历史。(详见:“Intelligent Design and the Death of the ‘Junk-DNA’ Neo-Darwinian Paradigm,” “The Latest Proof of Evolution: The Appendix Has No Important Function,” or “Does Darrel Falk’s Junk DNA Argument for Common Descent Commit ‘One of the Biggest Mistakes in the History of Molecular Biology’?);
  10. 无法解释人类表现出许多行为和认知特质以及能力,却没有明显的生存优势(例如音乐,艺术,宗教信仰,思考宇宙本质的能力)。

评论

达尔文的进化论被批评不是一天两天了。首先,即使在今天看来漏洞很多,但达尔文的卓越贡献是不可否认的,其中最为突出的贡献是自然选择规律的发现。

对于复杂系统的产生,人们往往认为需要有意识的设计。事实上,简单的规则下进行演化,可以产生复杂的系统,这一点当时的达尔文或许无法解释或证明,但是如今有许多例子已经证实,比如生命游戏 。生命游戏被证明了是图灵完备的。它的规则非常简单,但是在一定的初始条件和时间尺度上,就能够产生出增殖、应激反应等行为,更进一步的话,可以模拟一切电子电路。对初始值进行随机赋值——不进行任何人工干预,在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尺度上,就可以出现逻辑门及其组合。

“无法解释人类表现出许多行为和认知特质以及能力,却没有明显的生存优势”——这两点实际上是因为当时达尔文没有意识到种群进化的单位并不一定是个体。实际上生命会以个体的细胞、个体、种群、群落、生态系统等各个层次作为单位演化。由于,对于个体来说生存的最优解,并不一定是对于整体来说的最优解,而自然选择的结果是适者生存,那么个体上适应能力强的,可能因为种群适应不良而灭绝,种群上适应良好的,可以因为生态系统的脆弱而灭绝。残留并发扬光大的,几乎只能是整体较优的,抵抗力稳定性和恢复力稳定性都较强。系统的调节成分是无处不在的,人的理智与情绪化,反思和自杀行为,都可能是系统调节的因子,从个体上看是混乱的,从整体上看却是规律的。

至于“化学未能解释基因编码的起源”,这一条如今已经不是事实了。可参考:https://new.qq.com/omn/20191008/20191008A006K300.html 在模拟原始地球的实验里,自发产生了构成RNA的4类碱基。

对于“无法解释物种爆发”,实际上这是低估了自然选择之后的生物的适应能力。在早期,生物筛选出的能力是通过积累变异缓慢适应新环境的能力,也即突变的能力。但是之后,几乎一定会出现,通过快速改造自身适应新环境的能力,也即选择性突变和历史基因模块化存储、组装、甚至定制的能力。甚至会出现:在生命的一个周期之内快速改造自身适应新环境的能力,也即通过控制蛋白质的表达来直接改变形状的能力。实际上最后者应当是最后出现的,目前来看,是所有生物都普遍拥有的能力——比如毛毛虫的完全变态发育。而中间一种能力我们未能观察到,原因在于我们的这几千年环境变化非常微小,还没有到达紧急状况,这种能力还暂时被封存(这是我的猜想)。

总而言之,自然选择恐怕不只是一个规律,而是一个定律,它就像万有引力定律那样,不是哪个人的妄想,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要宇宙在运转、它也会运转的定律。神创论者往往太过执迷于批判作为生物进化基石定律的自然选择。但是不妨观察:化学反应的平衡、恒星中各种元素的形成、生命游戏中稳定块的形成——自然选择,无处不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