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读《白夜行》

终于读完了《白夜行》,虽然故事被公认是悲剧,但我并不觉什么悲喜,只是有些叹惋。 唐泽雪穗和桐原亮司,本来是拥有优秀的天资的,他们也的确取得了不凡的成就,然而他们依然是不幸的。 几乎每一个不幸的人,其不幸皆始于童年。两人就是如此。美国心理学家 Carl Rogers 认为童年最关键、最需要的,是父母无条件的积极关注和无条件的爱。有了这些,孩子的心智才能健全,才会信任他人,才能更容易从外界伤害中恢复。[ 阅读全文 ]读《白夜行》

我们选择一个怎样的未来——读刘慈欣《黄金原野》

读了去年《科幻世界》的十二月刊。看到封面「刘慈欣 黄金原野」,我霎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多年未见大刘发新作,此刻我多么欣喜和期待。 读到「这不是『冬神』」的目的一段时,我就明白了大刘写此文的意图。这不仅仅是为了展现一个点子或是情节而已,更是为了通过小说给人们敲响警钟。大刘也正是寓言中的那个老人呀。 「没有『冬神』。从来就没有过。」情节突转,悲壮感陡然而生。 「现在,你们知道了这艘飞船名称的含义。」这[ 阅读全文 ]我们选择一个怎样的未来——读刘慈欣《黄金原野》

简评中篇《第三类死亡》和短篇《大鱼》

A 中午读了《科幻世界》今年二月宋欣颖的《第三类死亡》。用时 30min——这意味着小说只有五万字左右。在这样的篇幅写出了时间跨度几十年的精彩故事,很不错了。 这其实也是我今年读的第一篇科幻小说。读后,空气中余下的是一种很安心、很愉悦的感觉,就像是乐曲从主和弦出发,经历了几个不稳定的和弦,在最终又以一个稳定、和谐的主和弦作结,那是一种 Resoluted 的感觉。就依这一点,真的非常、非常喜欢。 [ 阅读全文 ]简评中篇《第三类死亡》和短篇《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