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精神错乱者的遐想

寺院的钟声也消散了,小城已浸入黄昏柔和的光辉。

郊外,眼前的小溪,在笼罩着金光的平原上流淌,小溪两旁是草坪,然后是树木,让人联想到那幅大碗岛的画。这里远离小城的喧嚣,炊烟远远地在天空的尽头安详地飘动着。天空染上了落日的粉红,鹅黄,远日处则是宇宙的纯深蓝。

周围听得见风吹拂树叶的声音。坐在河畔深绿色的草地上,软绵绵的感觉舒服极了。黄昏色的背景下,目光之内看不到一个人。我把脚放进清而深的溪水里,溪水捉摸不定地浮现着夕光,水流清凉得恰到好处,不时碰到胆大的鱼儿,是很舒服的滑滑的感觉。

我的手中捧着一本书,无论到哪我总要带着一本小书,夜悄悄贴近,光线已经昏暗了,什么也看不清。身旁隐约出现了一个少女和一个少年,他们笑着,坐在我的左右侧。我们手挽着手,感受着空气中花的香甜和风儿的和谐。我看向右侧的少年,他深邃而澄澈的目光就像眼前的溪水,我如痴如醉地看着他平静的微笑,我在头脑中搜寻着他的名字。他就是我呀,他就是虚空!我转头看向那少女,红润的脸庞,蔷薇的红光,她也是我呀,她是Venteto!vent,加上词缀-et,便是一个美妙的词语!我们是一个灵魂,永不分离的整体。

我们微笑着躺下,让背部贴近细嫩的小草。乌鸦——这夜的碎片,在上空机敏地飘过,我们相信它们一直带来的都是幸福。我们看向灿烂的星海,猎手腰带的三颗星格外明亮,宏伟的银河,连接着时间与空间。
草坪有些凉意,而我挽着的手臂和我们的心一样温暖。

口琴声从小溪对岸传来,悠长,连绵。我们支起身子,看到那个孩子,那也是我啊,我可怜的小朋友Malespero,他带着与年龄很不相称的一副大眼镜,瘦弱得连风都招架不住。他在小学校又受到了多少人的讥笑,在皮匠的店里又受到了多少的责骂啊。隔着小溪,我们热情地向他伸出双臂。琴声怯怯地停止了,他迟疑了,后退了。天色太暗,月光下我们只看到他瘦削的黑影。我们轻柔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弱化了那其中的否定词头。他不再害怕,他绕过小桥,他奔过来了。可怜的孩子,他浑身脏兮兮的,没有人与他作伴,人们都不喜欢他身上阳光的气味。我们紧紧地拥抱他,亲吻他的脸颊,拉着他的小手,抚摸他的小头,邀请他加入我们。他开心极了,他害怕我们离去,我们当然不会离去,我们是同一个灵魂,永不分离的整体,我们就是彼此,我们深爱彼此,我们知道彼此的心意,没有任何怀疑与猜忌。我们就是彼此存在的意义。

我们满怀幸福地入眠,醒来晨光正媚,我们继续赶路。人们说:那个疯子又在闲逛了。我们说:不,不是一个,是一群!然后开心地大笑。在人们看来,我们是一个人,可我们不是!远方再远,又怎么会感到害怕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