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如果意识到永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文学真的是容易让人变得感性——最近读了梭罗的《瓦尔登湖》,加缪的《局外人》和黑塞的《荒原狼》,同时由于经历了不可描述的心理打击,让我陷入一种具有自由主义倾向的悲伤和孤独感之中。其实,并不是书让我变成这样,而是书让我真正的认识了自己的本质。

我本想安安静静地做一个理想主义者,一步一步地实现自己的目标。这目标即使是现在看来,也是完全可以通过个人的努力实现的。但也是现在看来,我的目标似乎是有些自欺欺人的,似乎纯粹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孤独感。我崇尚在个人世界寻找意义,在公式和数字的海洋中徜徉,在书本的广阔次元纵情游历,在乐曲的悠长旋律中寻求宁静……然而我却终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逃离孤独。梭罗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孤独吗?但是,他说“单独上路的人,今天想出发就可以出发;可是和别人结伴旅行的人,却必须等到另一个准备好,说不定要等很久才能成行。”

我也向往那样隐逸的生活,宁静而快乐。无独有偶,黑塞在27岁时,和自己的钢琴家夫人到了波登湖畔生活。我想,黑塞也许比梭罗更幸福吧,因为还有一个人能陪在他的身边。之前我常常告诉自己,有家人,同学,老师陪在身边,应该感到快乐吧,但是现在来看,我是在欺骗自己。如果要说出来的话,这段文字完全切合了我的心意:

哈里得到了他的自由,但是他突然发现,他的自由就是死亡,他现在非常孤独,外界谁也不来打扰他,这使他觉得非常可怕,各式人等都和他毫不相干,连他自己也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他在越来越稀薄的与人无关的孤独的空气中慢慢窒息而死。现在的情况是,孤独和绝对自主已经不再是他的愿望和目的,而是他的厄运,是对他的判决了,用魔术呼唤出来的东西再也收不回去了。现在,当他充满渴望、怀着良好的意愿,伸开双臂准备接受约束,准备和他人共同生活时,已经无济于事了,现在谁也不来理会他了。其实,并不是人们憎恨他,讨厌他。相反,他有许多朋友。许多人喜欢他。但是他得到的始终只是同情和友好的态度。 人们请他作客,赠礼给他,给他写亲切的书信,但没有人真正接近他,他和其他人没有任何亲近感,没有人愿意并能够和他一起生活。包围他的是孤独的空气和宁静的气氛,周围的一切都从他身边溜走,他没有能力建立各种关系,意志和渴望都不能帮助他克服这种无能。这是他生活的重要特征之一。

不要再欺骗自己了!是的,你为同学们的微笑而感到温暖,为他们的帮助感激不尽,你享受他们友好的态度,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能与你亲近,能与你进行最真诚的交谈,没有人能与你拥抱,你看不起周围的人,他们的人际关系是那样复杂混乱,他们的言行是那样浅薄,你只能陪着笑笑,他们让你感到恶心,即使你发现了其中一枝能保持自身高洁的小花朵,你也无法和她接近,一方面是自身的懦弱,一方面是恐惧,你害怕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你害怕失败。你最喜欢的人是你自己,你审视着自己的心灵,自卑但是却如此坚强,理性与感性完美的结合,你看着自己写下的文字,一个个透露着倔强但又进取的心;你看着自己摘抄的读书笔记,每一条都透露着内心的狂喜;用铅笔描绘的图画,饱含了对虚幻的世界的爱;你爱上了自己,却觉得愈发孤独。你可以找到一个人,他能听你的倾诉,却只会给你一个怜悯的笑,几句说教般的劝告和毫无用处的安慰。

当你观赏着笛卡尔《第一沉思录》里那些思想的碎片迸发的火花之时,谁又能想到他孤独和抑郁呢?

我现在仍然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未来的路线的感觉。我能怎么办呢?如果纵心所欲,去追求想要的生活,很大可能会和梵高那样痛苦地度过一生。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最后,用黑塞的一首小诗来结束此文

漫游道中

回忆克奴尔普

不要悲伤,黑夜就要来了,

我们将看到清凉的明月

在苍白的大地上空窃笑,

而手搀着手安息。

不要悲伤,时间就要到了,

我们将获得安息。我们的十字架

将并排竖在明亮的路边上,

任凭它下雨下雪,

任凭野风来来往往地吹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