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玩《文明》后的一些想法

久闻《文明》之盛名,近来有幸尝试了最新版《文明VI》,也是我所玩的第一个版本。虽然它仅仅是一个游戏,但是既然是模拟必然尊重事实。所以将其看作一个真实世界的简化,也能有所感想。

我们绝大多数人平日作为一个参与者,一个平民生活在社会中,每天所最关心的无非是自己和家人的生存发展问题,吃喝玩乐,柴米油盐,工作学习……我们都是站在个人或所属群体,阶级的角度通过判断利弊以及一些感性的思考并夹杂难以察觉的本能去进行决策,评价。例如,看到某某地方大量建厂污染严重,我们愤懑不平;学校限制学生不准携带电子产品,学生们暗自里不快;发生意外亲密的人离世,我们凄然泪下;看到美国干涉我国行动,我们咬牙切齿;某国又发动战争,我们强烈谴责……

然而,另一个群体/阶级却不会为我们痛的事情而痛,但不能就说是错误的。

假设我是一个县的官员,为了发展经济,我必须鼓励投资,大量建厂,我当然知道会有污染,会导致居民的不快,但是只有发展经济,这个县城才能保证生产力水平,至于环境,只要不要到太低的水平就行,我仍然是为了这个地区着想的。

我如果是学校的校长,看到学生在下课时间玩手机,或者是中午在学校里散步,去社团参加活动,我当然知道这样可以让学生得到一定的放松,让他们在社会交往上得到发展,让心智变得成熟,但是学校应该向社会产出高分数的学生,判断学校质量好坏人们主要看分数,因此学习的权重是90%,而其它加起来也就是10%。当然,分数确实是最能反映知识的掌握情况和学生的认真情况的。

​ 这时,教师就会愉快和自豪得心花怒放。他的职责和国家委托给他的任务是束缚和铲除年幼男孩的本性粗野的力量和欲望,代之以树立一种宁静的、适度的和国家认可的理想。如今的某些知足的市民和勤奋的官员,倘若没有学校这种努力,不知其中会有多少人变成放任不羁、鲁莽从事的改革家或者想入非非、一事无成的梦想家呢!这些人身上野蛮的、不守规矩的、毫无文化的东西必须预先摧毁,危险火苗必须先行扑灭。自然界所创造的人是些猜不透、看不清、危险的东西,他是一股从未知的山上倾泻下来的洪流,是一片没有道路和秩序的原始森林。正像原始森林必须加以砍伐、整理和强加限制一样,学校必须摧毁、征服和强力限制这种自然人。它的任务是按照官方批准的原则把他们教育成社会有用的一分子,唤起他身上的某些品质,这些品质的充分培养,是靠营房中的严格训练来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 小吉本拉特的发展是多么顺利啊!他几乎自动放弃了闲逛和嬉戏,上课时的傻笑,很久以来从未出现,搞园艺养兔子以及钓鱼的习惯也都戒除了。

-以上摘自黑塞《在轮下》

因此,学生可以限制学生的行动和言论的自由,教师和学生自然形成了尊卑地位,而且学校经验丰富的管理者要教训这群天真的孩子是非常简单的,这也是社会默认的,而且这的确有成效。于是我不准学生带手机,削短社团活动时间,增加自习时间,中午实行管制。当然,学习之外的部分不能没有,因为这部分对另一部分有加成效果。不能说学校是残忍的,一切都是为了适应国家和社会的需要,可以说是相当理性的。虽然给学生带来了痛苦,但是对于社会来说已经趋近最优解。

同样,如果我是一个国家的统治阶级的一员。我们的国家发展得正好,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我本来可以赚更多的钱但土地不够了,所以我殖民了落后的地区。又过了许多年,能殖民的地方都被其他国家占了,我也要发展,怎么办?于是发动战争,要求重新分配。战争开始了,许许多多人被杀,对我来说只是数字的变化,他们就如同财产,战争,就是一种投资行为,我投入的资本包括人,武器,投资的风险包括战败,内部分裂,人民的不满,投资的回报就是土地,只要成功的几率大就去做。这是相当合乎理性的。然后科技发展,我们发现除了抢土地之外,跨国贸易也能创造大量的利润,而且不会被认为不道德,风险非常小,于是我们从贸易地位不利者手中合法地夺走他们的所有物。

总的来说,我们发现虽然人具有自由意识和感性思维,就像不能同时测量位置和动量的电子,但我们从高一阶的层次来看问题,如同统计物理学的思维,就能发现人类是如此的理性,理性得残忍,但其追求发展与进步的力量又让人为之振奋。人类在一个整体上是没有自由意识的,或许这一切都是源于本能的”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