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斯坦福监狱实验和我们的教育体制

前言

昨天看电影<<死亡实验>>, 一个个看起来温和善良的人, 短短几天就成为了施虐者, 看守用残忍的手段攻击, 羞辱犯人, 犯人多不敢反抗, 反抗者则遭到各种攻击. 而这只是一个实验, 所有看守和犯人原先都是普普通通的人, 他们在明确知道这是个实验的情况下仍然做出了匪夷所思的暴行, 令人深思. 这个电影不是完全虚构, 它的原型就是斯坦福监狱实验, 当然这部电影几乎完全照着实验演绎.

斯坦福监狱实验(来自wiki)

简述

斯坦福监狱实验(英语: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是1971年由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英语:Philip Zimbardo)领导的研究小组,在设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大楼地下室的模拟监狱内,进行的一项关于人类对囚禁的反应以及囚禁对监狱中的权威和被监管者行为影响的心理学研究,充当看守和囚犯的都是斯坦福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志愿者。其资助者是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

囚犯和看守很快适应了自己的角色,一步步地超过了预设的界限,通向危险和造成心理伤害的情形。三分之一的看守被评价为显示出“真正的”虐待狂倾向,而许多囚犯在情感上受到创伤,有2人不得不提前退出实验。最后,津巴多因为这个课题中日益泛滥的反社会行为受到警告,提前终止了整个实验。这种人的性格的变化被他称为“路西法效应”:上帝最宠爱的天使路西法后来堕落成了魔鬼撒旦。

斯坦福监狱实验经常被拿来与米尔格拉姆实验进行比较。米尔格拉姆实验是于1961年在耶鲁大学,由津巴多中学时代的好友斯坦利·米尔格拉姆进行的。津巴多作为监狱长。

内容

研究小组在当地报纸上征集志愿者参与监狱生活的研究,为期两周,志愿者每天能得到15美元的报酬(相当于现在的88美元)。有70名应征者被招到斯坦福大学面试,接受一系列心理测试。这70个男人都与美国大学生年纪相约。其中24名被认为非常健康、正常的人被选中。他们绝大部分都来自中产阶级。从24人中间随机抽出一半,让他们饰演监狱的看守,余下的一半饰演囚犯。志愿者们都说他们更愿意饰演囚犯,部分是因为他们无法想像自己毕业后会去做看守,但他们可以想像自己是在坐牢,并以为可以从这一经历中学到一些东西。志愿者们还被告知,如果被分派去饰演囚犯,他们可能会被剥夺公民权利,并且只能得到最低限度的饮食和医学护理。那些将饰演囚犯的人被告知在某个周日等在家里。在那一天,令他们感到吃惊的是,他们被真的警察“逮捕”了,随后被带到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地下室的模拟监狱。

第一天,大家还相安无事,但“囚犯”第二天便发起了一场暴动,撕掉囚服上的编号、拒绝服从命令、取笑看守。津巴多要求看守们采取措施控制住局面,他们照着做了。他们采取的措施包括强迫囚犯做俯卧撑、脱光他们的衣服,拿走他们的饭菜、枕头、毯子和床、让他们空着手清洗马桶。最后局面完全失控。

在第六天,当津巴多的同事克莉丝汀(后来成为他的妻子)受邀来到实验场所进行观察。 克莉丝汀对于这项实验的道德进行了质疑。 津巴多停止了实验。

结论

个人的性情并不像我们想像得那般重要,善恶之间并非不可逾越,环境的压力会让好人做出可怕的事情。“在实验开始的时候,两组人之间没有任何区别,不到两个星期之后,他们之间已经变得没有共同之处了。”尤其显著的是,囚犯们怀疑分组并不是随机的,他们认为看守的个子比他们高;其实两组人的平均身高是一样的。

津巴多试图用他的实验解释很多问题,包括飞行事故、人在面对恶行时的无动于衷、护士对病人的不当处置以及自杀式袭击者和恐怖分子的行为。由于对自己角色的认识,护士会过度服从医生的安排,哪怕明知医生开出的剂量远远大于规定的剂量;有四分之一的飞行事故的起因都是由于副机长过于服从机长的错误判断。

津巴多虽然强调人们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而作恶,但他乐观地指出,按照他的“十步法”,人们同样能够顶住压力,英勇地违抗“路西法效应”。先是承认自己的错误,最后是拒绝为了所谓的人身安全而牺牲自由,相信自己能够反对任何不公正的制度。他举的道德英雄包括抵抗麦卡锡主义、种族隔离、反对越战的人。

有一个问题是,当津巴多说好人变成了坏人时,那些“坏人”并不认为自己成了坏人,他们要么认为受害者罪有应得,要么认为自己只是采用了恶的手段来实现其正当的目的,用目的的合理性为自己采取的手段辩护——虐囚的士兵是为了获取反恐所需的情报,恐怖分子是为了民族解放,在他们的同仁眼里他们也是道德英雄。这根本上是不同的善之间的冲突,而不是善和恶之间的冲突,已经超出了心理学的范畴

思考

不完全同意津巴多的结论. 我认为, 人的善恶, 完全取决于人的定义, 为什么我们崇尚善良, 道德, 正义? 我本来想说, 这是生物演化的结果, 人类为了生存, 繁衍后代, 人类所做的对此有利的事情被描述为善良. 现在看来, 这不完全对, 人类社会为了维持秩序, 演化出了虚构的能力, 社会, 国家, 法律都是为了维持稳定虚构出来的事物, 而这些东西可以左右我们的思想. 大多数人的思想都不是坚不可摧的, 相反, 人很容易被洗脑. 可以说, 善良之类的定义和要求, 是带有一定的强迫性质的, 人搞不好什么情况就会被遵守此定义的人认为与这个定义相悖, 而那个人和他的支持者则认为他才是善.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觉得演化论仍然能回答这个问题, 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为了适应生存, 可以做任何事情, 我们除了生存的需要, 其它需要也潜意识地被大脑重视, 或者说, 生存的需要的满足, 是由意识通过控制其他事情的实现而达到的, 一旦出现差错, 就会发生似乎对生存无意义但却做了的事情, 比如"xx英雄宁死不屈", 那么我们看来的善/恶, 当它被意识认为能达到目的时, 我们便不觉得他是善/恶, 而且去践行他.

中国的教育

看完实验, 我发现我们的教育制度和看守的做法非常类似. 比如师生关系, 开学后大家和睦相处, 然后不久不安分的学生就会凸显出来, 之后便是与老师斗, 老师与他斗. 看看网上的新闻, 体罚, 变相体罚是家常便饭(包括我也经受过罚抄), 当众侮辱学生在我的班级也存在, 还有什么用X光照学生...这就是很多教师维护"秩序"的手段. 军训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 军训中普遍存在强迫行为, 体罚行为和侮辱行为, 惩罚手段不仅有接受暴力, 还有洗厕所, 俯卧撑, 脱光衣服, 半夜集合(和监狱实验太像了), 我国军训也不时出现学生死亡的情况.

我想说, 每个人都能够做出善行和恶行, 不管他曾经是什么样的人. 我们都是var, 没有谁是con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